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2-01-31  


  原标题:一生必打|Tara Iti,一座极简至奢的汤姆多·克新作,最新世界百佳排名29,不想来体验一下吗?

  提起新西兰的高尔夫球场,很多高尔夫爱好者都知道有座进入世界百佳的球场叫做拐子角高尔夫俱乐部,但估计只有少数人知道这座球场的设计者,业内大名鼎鼎的林克斯球场设计专家汤姆·多克,而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位设计师在新西兰又设计了一座新球场,静静地矗立在北岛东海岸一隅,不做任何宣传,严格控制访客,低调奢华却又声名显赫,现在让我们一起来探寻神秘而又独具特色的Tara Iti。

  在新西兰北岛东部为数不多的几个海岸线上,栖息着一种当地特有的燕鸥,它们黑头、白羽、赤嘴赤脚,毛利语叫做Tara Iti,中文叫做白玄鸥。这种燕鸥极其珍贵,已经濒临灭绝,据官方统计,目前发现存活在世的只有45只,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

  2015年10月,一座与这种珍稀鸟类同名的高尔夫球场悄然开业,图标用的就是这种鸟的图案,仅仅开业半年的时间,这家球场就被澳洲高球文摘杂志评为全新西兰排名第一,另据可靠消息,在本年度美国《高尔夫》杂志世界百佳球场评选中,该球场位居29名,这个球场是Tara Iti高尔夫俱乐部。

  从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向北驱车大约一个半小时,经过东海岸一个偏僻的滨海小镇Te Arai,就能见到这座18 洞标准杆71杆的林克斯球场,静静地矗立在太平洋之边。

  该球场的设计师是大名鼎鼎的汤姆· 多克, 被世人称作林克斯球场专家,他在新西兰设计的另外一个球场,拐子角高尔夫俱乐(Cape Kidnapper GC),已经被广大高球爱好者所熟知,另外位于美国俄勒冈州的太平洋沙丘球场,以及位于澳洲塔斯马尼亚的巴恩布格勒沙丘球场等众多世界百佳球场也是出于他的手笔。

  这位世界级球场设计师在设计这座球场时,选择的是简约风。整个球场给人的感觉就像在一片白茫茫的沙丘上,散落着一些不规则形状的绿色拼图。没有树林,没有长草区,没有水障碍,只有球道和周边的沙丘。

  从发球台到球道和果岭,用的是同一种草——牛毛草,这种草来源于最传统的苏格兰和爱尔兰滨海林克斯球场,虽然后来很多英国之外的林克斯球场也尝试使用该草种,企图复制正宗的林克斯球场,但成功的不多,最终还是换成本特草等其它草种。

  TaraIti 球场不仅成功使用该草种,而且还遍布整个球场,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哪里是球道,哪里是果岭,只有草坪维护人员了解,球道草高度是10毫米,而果岭草高度是5毫米。汤姆·多克表示,牛毛草是最适合林克斯风格球场的草种,不仅是当地气候的需要,最主要的是这种草能够很好地停球,不会到处乱蹦,在果岭上速度很快,增加了球场的可打性和趣味性。

  沙丘成为了整个球场的唯一障碍,无论是球道两边起伏的沙丘,还是果岭周围正规的沙坑,这里有一个特殊的本地规则,就是你都可以把球杆放在沙子上击球。

  每个球道有5个发球台可供选择,最远的冠军发球台总长度为6851码,最近的发球台只有4847码,发球台走的也是简约风,每个球洞的发球台都是连成一片的,似乎是球道的一部分,每天根据不同的距离和风向由工作人员来设置不同的发球Tee。

  如果你认为这个球场会比较容易的话,就会犯一个错误,没有考虑到另外一个看不见的障碍,也是林克斯球场所特有的——风。常年经久不息且方向多变的海风给打球带来了不确定性,加上狭窄起伏的球道,不是炮台就是碗状的果岭,周围遍布着长着茅草的沙丘,你会觉得容易吗?

  人们很难想象,这片看似不毛之地的沙丘,几年前还是一片茂密的松树林,而且已经有三四十年的历史。政府许可该树林是可作为商业用途,汤姆· 多克的选择是把这片树林全部砍光。

  其中有两个目的,一是球场设计风格的需要,另外则是动物保护的需要。因为球场的业主成立了专门的基金会,用来保护濒临绝种的Tara iti燕鸥,而燕鸥最大的天敌,例如狐狸、果子狸之类的掠食者,正是以树林为栖息地,所以树林的去除可以有效地保护燕鸥不被那些动物所侵害。

  如果说前九洞还能见到稍许植被的话,后九洞给人的感觉则是越发荒野。尤其到了第12 洞,第13 洞和第14 洞,这里是整个球场的制高点,可以俯瞰整个球场全貌。

  这几个洞之间的沙丘面积也是最大的,用汤姆·多克的话讲,球手站在发球台上,会有一种站在撒哈拉沙漠之中的感觉,尤其是从第12 洞的果岭开球,要跨越超过150 码的沙丘才能到达球道,从视觉上就已经给球手带来不小的压力。

  而汤姆多克最为得意的一个洞,是第7洞,一个仅长度为260 码的四杆洞。他表示,对于他所有设计的短于三百码的四杆洞,都是受到广泛喜爱的,不仅是因为很少见,更是因为充满挑战性。

  面对这样的球洞,球手往往处于两难的境地,如果太轻敌的话很容易就会遭到惩罚,如果过于畏手畏脚的话又会丧失得分的良机。

  对于这个洞,难度在于狭小的果岭和唯一的落球区,如果想第二杆能够有一个合适的角度轻松攻上果岭的话,开球的方向和距离必须准确无误。

  当然,用一号木直攻果岭也是一种选择,但面对那个狭小的果岭,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错失就会面临更大的麻烦。

  在汤姆·多克的眼中,一座高尔夫球场是有生命的,在大自然的作用下和海风、潮汐、沙丘、阳光、雨露的影响下,球场也会逐渐地自我进化,也许若干年后球道的增减和沙丘的进退已和现在的大相径庭,而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维护好它的自然状态,让以后能够变得更好。

  看到这里,作为一个资深的高尔夫发烧友,也许您已经跃跃欲试了。但需要提醒您的是,这座球场是目前新西兰最昂贵的私人会员制球会,球会的主人是一位来自美国的富豪,身份不详,球会最多只接受250名会员,每个会员需要交纳入会费,数目不详,有媒体透露高达六位数,而且是美元,除此之外还要交纳年费,数目依然不详。最重要的是,每个会员都要接受背景调查和面试,最终由球会董事会通过后方可加入。

  会员打球也有着严格的规矩,除了高尔夫礼貌礼仪方面的要求,还必须在球会的别墅里住一晚,必须雇用球童且费用另付,所有人不允许使用球车必须走路打球等等。

  庆幸的是,球会接受访客,但前提是也需经过申请和电话面试,由董事会批准,并必须在度假别墅住一晚,才能在球场上挥杆,而且每人一生只有一次机会。

  诚然,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见到那种白羽红脚的美丽小鸟,也只有少数人能够挥杆这个叫做Tara Iti 的球场,我们大可把它当作一个美丽的传说,在号称人间最后一块净土的新西兰,海边有一个到处是沙丘的球场,它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在慢慢地变化中。

  作为高尔夫业内大名鼎鼎的林克斯球场设计专家汤姆·道客在新西兰的新作品,Tara Iti球场静静地矗立在北岛东海岸的一角,不做任何宣传,严格控制访客,低调奢华却又声名显赫,此次我们特意专访了球场总经理Jim Rohrstaff为我们揭秘了这座神秘的新球场。

  答:很难讲最漂亮的球洞是哪个,因为可以从图片中看到,有很多球洞都非常漂亮。这也是我们球场将极有可能入选世界百佳球场的原因。也很难讲最难的洞是哪个,因为每天的风向都不同,导致每个球洞的难度也在变化中。举个例子,第6 洞是一个四杆洞,沿着海岸线的走势,经过一个窄窄的看似支离破碎的球道,然后进攻一个居高临下的果岭,无论什么风向难度都很大。

  答:这个球场最主要的特色可以说是向那些英格兰最经典的林克斯球场致敬,这也是我们的目标,打造世界最好的林克斯球场,这在新西兰是前所未有的。从我们使用最正宗的林克斯球场草坪,到要求会员必须使用球童,从高尔夫与海滩文化的紧密结合等等。也许有人说这个球场和美国的柏树点球会有相似之处,我们更希望能够相提并论的是那些具有百年历史的英式林克斯球场。

  Tara Iti是新西兰最昂贵的高尔夫俱乐部,你们的目标是否也要打造一个新西兰的奥古斯塔呢?

  答:是的,我们的定位就是建立一座新西兰最高端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费肯定是最昂贵的,而且会员是纯邀请制。但我们和奥古斯塔并不相同,访客还是有机会在这里挥杆,球场会所也是简约和休闲的风格,我们是希望能为这里的客人提供一个轻松友好的氛围,而且我们也没有计划举办大型的国际赛事。

  答: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从小心翼翼地发展Tara Iti 球会和相关的房产项目,到对本地的保护海岸濒危鸟类基金提供支持,都是围绕着保护和养育的主题进行的。

  我们所关注的,所付出的努力,也是和我们的球场会员,房产业主,以及周围社区民众的利益是一致的。这里的自然环境是如此的特殊和重要,也成就了Tara Iti 球场特有的风貌,以及TeArai 也成为了世界上最具特色的房产项目之一。

  我们会继续支持环境和动物保护工作,我们和当地所有的保育机构都有联系,球会的员工一直在协助监控本地的野生鸟类,这已经是一项团队工作,每个人都乐此不疲,看到鸟类数量的增长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也是我们球场真正的不同之处。

  今后也许会有更多来自中国的高尔夫爱好者访问TaraIti 球场,他们需要做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