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09-07  


  昨日上午9时25分,在中州大道金水路立交桥东出口至通泰路约300米的路面上,一条垃圾带占去了两个车道。垃圾带中间,停着一辆满载黄土、石块,前后均无牌照的斯太尔后八轮自卸车,车前后被11辆人力三轮环卫车团团围住。该车前挡风玻璃内侧,放着一张A4纸牌,上有“高速·奥兰花园一标工地”、“邢利超”字样。

  女环卫工邢海娣讲,当天早晨5时许,十几辆后八轮大卡车排着队从中州大道金水路立交桥右拐而来,边走边散落黄土、石块、水泥块等垃圾。她和同事“看在眼里,气在心上”,决定集体上路拦车,但因打头车辆速度太快,他们推着三轮车均拦截未成,仅将最后一辆掉队、车速相对较慢的垃圾车成功拦住。

  “这些车都没牌,开得都很野,要是被撞倒了,找都没地儿找。截车俺可真是拼了老命了!”邢海娣说,前边有两辆车的司机跑掉后,还朝他们扮鬼脸并挥手“再见”,扬言“轧死你一个人不就是赔几万块钱嘛!”

  另一名环卫工人康爱梅说,他们将车堵住后,司机下车后想跑,但被他们追上拦住。随后,他们拨打了执法局电话投诉。

  “半夜你可以去东区路上看看,哪条路上没有撒垃圾?!脏得我们都没法清扫!”环卫工人吴彦琴说,以金水东路为例,近期黄土、石子、水泥块等建筑垃圾遗撒问题越来越严重,前天曾有垃圾车上飞出半块预制板,四五个人都搬不动。此外,大量湿土散落,碾轧之后,粘在路面,清扫难度极大。据环卫工人介绍,按照公司要求,“天亮之前路上不能见垃圾”,在路上各种垃圾遗撒越来越多且越来越难以清理的情况下,“工作越来越难干”。

  郑州市执法局郑东新区分局金水东路中队中队长朱琳和一名执法人员在现场处理此事,几十名环卫工向他们提出三点要求:一是因工作不力,执法中队的中队长须向他们赔礼道歉;二是执法人员和被堵车辆司机要用他们的扫帚等工具,彻底清理现场垃圾;三是执法人员当众承诺切实加大查处力度,杜绝辖区黑垃圾车横行。

  一位环卫工人向记者解释,之所以向执法人员“发难”,是因为执法人员“说线日凌晨,他们将一辆垃圾车堵在了金水东路和新107国道交叉口,当时出现场的郑东新区执法局执法人员曾承诺说,将加大执法力度,不让垃圾车走金水东路,把该段道路的垃圾车问题解决好。但不到两天,成群结队的垃圾车又开始在金水东路上不分时段畅行。

  这时,环卫工发现朱琳已不在现场,留下的那名执法人员说:“谁都有谁的工作,赔礼道歉、承诺啥的,谈不上吧?!”对彻底清扫路面这一要求,他说“路脏着肯定不合适”,朱中队长已安排人员去郑汴路等处雇民工了,很快就到。

  10时20分许,在环卫工人的不断催促下,执法人员雇的两名工人及垃圾车司机李某3人才拿起大扫帚,开始分段打扫路面。但记者看到,他们扫过的路面,明显留有不少浮土,且侧石上方、花坛边缘等处根本没有顾及。环卫工人说,这些扫过的路面根本不合格,必须返工。

  在现场,被堵垃圾车的车主马某不停拨打电话。对车无牌、车厢无遮盖、遗撒垃圾等问题,他均拒绝回答。不过,陪他前来的妻子李女士则称,他们也很“冤枉”:“那么多车都这样,为啥光拦俺这一辆?”

  李女士说,现在油价攀升,他们也不愿装太满,不想超载,但现在工地都是按车的趟数收费,单车每趟40元至80元不等,至于装多少,由不得车主,完全得听工地的。工地只想“每次装多点,趟少点”,而他们要想多挣钱,只能是“跑快点,多拉几趟”。在此情况下,遗撒垃圾自然不可避免。按照李的话说,“这牵扯一系列的问题,仅仅约束、处理车主根本不行”。

  朱琳未离开现场时说,按照有关规定,被堵垃圾车未遮盖车体,他们可对其处以200元罚款。另经他们测量,现场遗撒垃圾宽度超过4米,长度超过200米,总面积将近1000平方米。按每平方米可处以40元~80元罚金来算,涉事垃圾车将面临上万元罚款。

  昨日下午6时,郑东新区执法分局金水东路中队相关人员受访时说,经他们了解,被堵车车主叫马林,个人确切身份他们暂未了解。昨日下午,现场垃圾清理已经结束,他们也将被堵垃圾车暂扣至停车场,相关处理结果正在报批中。

  昨晚7时30分,郑东新区执法分局书记刘恒军来到报社,提交了一份《关于金水路违章清运垃圾车沿途遗撒的基本情况及处理意见》,该意见称,虽然东区分局加大了对违章车辆的查处力度,但由于个别车主受利益驱动,仍有垃圾车辆违章清运,因此造成金水东路垃圾遗撒现象发生。

  与朱琳现场介绍的不同,该意见称,此事污染的路面面积约100多平方米,每平方米罚款50元。他们的处理意见是,暂扣违章车辆,责令当事人清扫。对运输渣土未覆盖问题,他们将处以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A线